日日撸_草榴永久域名_撸管什么意思_撸撸管_夜夜撸_天天撸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henancx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护士淫梦 第八章 白衣的后宫病房

时间:2018-02-06 在第三天后的S医院第一外科特别病房,特别病房是和医院有关係的人或只有大人物才能用的个人房。在床边的花瓶有美丽的茶花,在墙上挂着S学院的制服。
  「护士小姐的工作真是辛苦,我曾经嚮往过,但我是做不到的。」
  抬起上半身,原来看着世界史的岛村美幸对裕子说。裕子轻轻微笑,看温度计后写在记录表上。
  正如镰田和三岛所说,美幸是非常可爱的少女,黑髮繫着粉红色的缎带花,学生的标準髮型,也显示出她有良好的环境。浅蓝色的睡衣胸部隆起,表示现在的高中生都有良好的发育。
  「现在缺少护士,像美幸这样的人能做护士就好了。」
  「可是,爸爸就是不准我做护士……」「啊,这样的话太不应该了,要向部长提出抗议。」
  裕子开玩笑时,美幸也发出爽快的笑声。
  「对一个这样可爱又好性格的女孩……」裕子感到心痛。
  镰田和三岛把她们彻底凌辱后,提出一个条件才放走裕子和宏美,裕子有岛村的支持,恢复上班是没有问题;而且不知情的岛村,命令裕子做独生女的特别护士,这是欣赏裕子做护士的本领,但对镰田而言,最理想不过了。
  所谓条件,就是要裕子和宏美协助镰田强姦美幸。裕子刚开始时拒绝,可是恐吓她说要把录影带送到医院外,还要拿到她父亲的公司公开,实在没有办法反抗了。
  「爸爸讚美裕子小姐说是优秀的护士小姐,但没有想到是这样美的人,比我的妈妈是漂亮多了。」
  把打上石膏的左手用三角巾吊起来的美幸,说完耸耸肩。
  「你真是成熟的女孩,说我的好话是没有用的。」
  裕子美丽的眼睛里露出笑意,替美幸整理床。
  「我说的是真话,我妈妈最近胖了,而且开口就是用功,讨厌死了!」
  美幸说着就鼓起嘴巴。
  「是吗?我觉得是很好的妈妈……」裕子想起穿和服的岛村的妻子。裕子已经和岛村有肉体关係,所以心情也比较複杂。
  「裕子小姐,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呢?」
  「这个要问部长才知道。」
  「我认为没有那么严重的。」
  「是感到无聊了吗?」
  「答对了!住在这种地方就见不到朋友了!」
  「可是你的朋友也常常来看你的啊。」
  「虽然如此……」「大概你想看到的朋友是男朋友吧?」
  「不……不是的。」
  美幸急忙说着,脸也红了。
  「你的脸红了,大概我说对了。」
  后来美幸坦白说,她暗中嚮往的是世界史的教师,是一位单身的年轻教师,好像是女学生的偶像。
  「哦,所以你才看世界史的教科书。」
  「不是那样的……」美幸难为情地低下头。
  还不知道男人真面目的少女,嚮往英俊又帅气的男性教师,裕子也能了解那种心情。可是她还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,大概还是处女。
  「那两个男人要对这样可爱的少女下手……」想到这里,裕子很想劝美幸尽快出院,但那样以后……裕子又想起泥鳅在身上爬行的可怕感觉。
  裕子握住美幸的可爱小手,美幸露出询问的表情看裕子。
  「对不起……」裕子说完之后,像逃似的离开病房。
  第二天的晚餐之后,裕子给美幸服下安眠药。
  「也许你会感到困一点。」
  裕子这样说时,美幸毫不怀疑的服下药丸,这样她就要熟睡几个小时了。镰田要求说,大量服用后熟睡如泥就不好玩,要在适当的时候醒来。
  过了一段时间后去看时,美幸已经熟睡,然后打电话给镰田。镰田接到联络后,和三岛一起到医院来。二个人都穿上很少穿的西装,戴上眼镜,手里拿着水果盒,这是为避免碰到认识的护士所作的伪装。
  「穿这种衣服真不舒服。」
  镰田嘀嘀咕咕的说着拉松领带。
  「有什么办法!你是黑名单上有名的,再忍耐一会吧。」
  五分钟之后二个人到达医院,正门已经关上,绕到西门,这里是急诊或访客用的们。虽然有一个中年的警卫,但对他们瞄一眼就继续看电视。二个人以严肃的表情通过急诊室的门前,从楼梯走上三楼,急忙向最里面的特别室走去。
  只有二、三名病患在休息室看电视,所幸没有遇到认识的护士。
  「嘿嘿,简单极了……」镰田和三岛互望一眼做出会心的微笑,确定没有人看到后,走入房里,裕子等在里面。
  「岛村那小子在医院吧?」
  裕子脸色苍白的点头。
  「好了,20分钟之后把他弄到这里来,要他看到独生女被强姦的样子,你现在可以走了。」
  听到镰田的话,裕子走出去,看她的背影在颤抖。
  在这个时候,三岛正在凝视熟睡中美幸的睡相。
  「这个女孩可爱极了。」
  三岛满脸笑意。
  「让我看一看。」
  镰田看到仰卧在床上的美幸,立刻吞下口水。
  「岛村怎么生出这样的女儿,只是干一下实在太可惜,让她加入奴隶的行列吧。」
  镰田说完之后,就掀起美幸身上的毛毯。
  「唔……」美幸轻轻哼一声,扭动身体。
  从浅蓝色的睡衣能看出丰满的身体曲线,以及雪白的腿;不像高中一年级的女孩,身体已经完全成熟,而且有新鲜的性感。
  「马上痛快一下吧,不过先要把她的嘴封起来。」
  镰田说完,三岛从皮包里拿出手帕弄成一团塞进美幸的嘴里,再用耐水性的胶带贴在美幸的嘴上。在这个时候,镰田分开美幸修长的美腿向里面看,大腿根已经完全和成熟的女人一样,有粉红色的三角裤包围,从凹下去的鼠蹊部露出一些捲曲的阴毛。镰田把脸靠近大腿根。
  「唔……闻到处女的味道。」
  夸大的说着从鼻子发出哼声。
  「趁现在脱掉吧。」
  「说的也是。」
  三岛用弹簧刀割开睡衣,从衣袖脱到手臂时,还费了不少力量。
  「唔……」美幸好像很痛苦的摇头,但安眠药的药力使她又立刻沉睡。
  镰田欣赏面前美丽的裸体,美幸没有带乳罩,虽然不是很大,但西洋梨似的向上耸立。浅红色的小乳头埋没在粉红色的乳晕里,从双手可以围绕的细腰到屁股形成性感的曲线,充份的散发出成年女人的美感。
  「受不了,已经硬起来了。」
  镰田用凶暴的眼光盯在裸体上,同时脱下西装上衣;三岛从皮包里拿出绳索捆绑美幸没有受伤的手,固定在床头的栏杆上。这样以后,就是美幸醒来也无法逃走。
  「要在她老爸的面前脱她的三角裤,嘿嘿嘿,亲眼看独生女的三角裤被脱去的样子,岛村的面孔一定很好看。」
  镰田对自己的计划感到非常的满意。
  「你的心也够狠的了。」
  「还比不上你,在岛村来这里以前,好好享受一下吧。」
  二个人趁美幸熟睡,用手指和舌头污洩纯洁的肉体。三岛是负责上半身,所以从耳垂舔到脖子以及美丽的乳房,舔到顶端的花蕾时,原来陷在乳晕里的乳头有敏感的反应,立刻勃起。另一方面,镰田把美幸的双腿分开成M字型,在大腿根尽情狎弄,手指伸入粉红色的三角裤里,抚摸处女的泉源和敏感的阴核。
  「嘿嘿嘿,女人的身体是睡觉也有性感,肉缝已经开始湿了。」
  镰田很满意的样子,手停留在三角裤里蠕动。美幸终于从很深的睡眠中浮升起来,她在做梦,有几万只虫在身上爬,而且有现实感,好像有异常的东西贴在胸前和下腹部上,感到很难过,呼吸困难,不能发出声音,手也不能动。
  「真奇怪……」美幸本能的察觉危机,努力的想使自己醒来,经过几次挣扎后,美幸才能成功的张开很沉重的眼睛。
  「强烈的发蜡味,男人的面孔……这是什么……」从身体里面产生恐惧的叫喊,可是只能发出低沉的声音。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,想起来,可是右手栓在床头不能动。
  「小姐,你终于醒了。」
  镰田用很客气的口吻说。
  在自己身上有二个陌生男人,而且身上只有一件三角裤……这是恶梦,一定是继续做恶梦。
  美幸连连用力摇头,可是梦没有醒。『哎呀……』美幸想大叫,可是发不出声音,这才发现自己的嘴已经被堵住。
  「这是为什么?你们是什么人?……」张大的眼睛充满恐惧的神色。
  「现在,我们是要你的处女,但不要恨我们。」
  美幸眉毛痛苦的皱起。
  「要恨就恨你自己的爸爸,你会有这样的遭遇,都是他害的,这一点你要记清楚。」
  美幸听到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意思,但知道自己的身上发生危机,本能的踢动双脚想起来,镰田的大巴掌打在美幸的脸上,美丽的脸孔向左右摇摆。
  「不准你乱动!」
  「不要,不要……」强烈的绝望感,使得美幸流下眼泪。
  在同一时间,岛村外科部长和护士裕子一同走向特别病房。这一次在心脏外科的会议上,岛村準备发表自己开发的新手术法,正在整理病人的资料时,裕子来说美幸要见他。美幸是他唯一的掌上明珠,当然不能不理。美幸一个人一定很寂寞,偶尔也该去陪陪她……岛村放下手上的资料,和裕子一起去女儿的病房。
  在特别病房的门上轻轻的敲了几下,裕子开门后先让岛村进去,然后关上房门。岛村进去后立刻看到难以相信的情景︰最心爱的女儿被绑起来,身上只剩一件三角裤……在分开的大腿间,有一个男人把头靠在那里。
  「你在干什么!」
  刚想冲进去时,有一样冰凉的东西顶在脖子上,躲藏起来的三岛,立刻冲出来从背后把刀子压在岛村的脖子上。
  「不准叫!不然这个东西会切断你的动脉,我可不是开玩笑!」
  岛村不敢动,三岛很快用绳索把岛村的身体捆绑。
  美幸抬头看进来的人︰「爸爸……快来救我……」拚命的抬起身体,一面摇头,一面从贴上胶布的嘴里发出悲惨的哼声。
  眼光相遇,含着泪珠求救的美幸……「美幸!求求你们放了我的女儿。」
  岛村开始哀求。
  「那是不可能的。」
  到这时候把头靠在美幸大腿根的人才抬起头,岛村看到以后,惊讶的瞪大眼睛。
  「没有错,我就是被你赶走的那个人,被你害得变成跛脚,今天是特别来向你道谢。」
  「明白了,我什么都答应,要钱给钱,千万不要害我女儿,求求你们……」岛村跪在地上哀求。
  「喂,看你父亲的那种样子,好像他真的很爱你!」
  镰田一面说,一面在美幸的乳房上抚摸。
  「住手,不准碰美幸!」
  岛村大叫。
  「你的声音太大了!」
  刀刃又压在脖子的动脉上。
  「听说你把我赶走的代价,是要裕子跟你性交,你也不是个好东西。」
  镰田一面继续玩弄美幸的乳房,一面用愤怒的眼光看岛村。
  「裕子……」岛村露出惊讶的表情看裕子。
  「她已经是我们的同伙了,因为我给她很多爱。」
  站在门口的裕子,低下苍白的美艳脸孔。
  「你不该让裕子担任女儿的特别护士,我很同情你。」
  镰田用手指夹住美幸的乳头揉搓。
  「求求你们,不要这样!」
  「只不过这样你就紧张,你会受不了的,因为你还要看你女儿的强姦秀。」
  镰田的动作开始活跃。
  「不准你大声叫,不然你的爸爸就死定了。」
  这样对美幸说完后,拉下贴在嘴上的胶布。
  「爸爸……」美幸的大眼睛含着泪珠向父亲求救。
  镰田脱下裤子,下半身变成赤裸,然后上床就抓住美幸的头髮。
  「痛啊!不要……」「你知道什么是吹喇叭吗?就是要把男人的阴茎含在嘴里,这是性交前任何人都要做的事。」
  镰田骑在美幸的胸上,特大号的肉棒成直角的耸立。
  「不要!不要……那样!」
  看到丑陋的肉棒,美幸闭上眼睛把头转过去。
  「快把可爱的小嘴张开吧。」
  镰田用巨大的龟头在花一般的嘴唇上顶下去。
  「不要这样,想要什么都给你,不能这样!」
  岛村在离开几公尺的地方发出惨叫的声音。
  「张开嘴吧,不然,刀就要刺入你爸爸的脖子里,你不怕吗?」
  镰田恐吓美幸。
  「爸爸没有关係,美幸!绝对不能做那种事情!」
  「爸爸不能死……」美幸犹豫一下,但还是张开可爱的小嘴,镰田立刻把龟头塞进去。
  「不准用牙齿咬,要把嘴张大一点!」
  粗大的肉棒进入嘴里。
  「唔……」很硬的东西进入喉咙深处,美幸发出痛苦的哼声。
  「要这样活动!」
  镰田抓住头髮,让美幸的头上下移动。
  「明白了吗?明白了就自己做。」
  美幸照镰田的命令慢慢滑动嘴唇,红唇缠绕在巨大的肉棒上,上下滑动。美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只是感到害怕。
  「这样看自己的女儿舔男人的东西,感觉如何?」
  「快停止……」岛村伏在地上哭泣。
  「嘿嘿嘿,处女能弄成这样,你有很好的素质。」
  镰田一面说,一面表现出报复的快感︰「怎么样!和我对抗的家伙都会有这样的下场,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……」强迫要美幸把阴囊含在嘴里舔的镰田,这一次把目标定在美幸的下半身上。
  「现在要开张了。」
  镰田伸手拉穿在丰满屁股上的三角裤。
  「不能脱啊!」
  美幸拚命的扭动屁股。
  镰田一下就从脚下脱去三角裤。
  「哎呀……」美幸想夹紧大腿,可是被镰田向左右分开。
  在紧张的大腿根出现黑色围绕的花唇,粉红色的花瓣紧紧闭合,显现出清纯的模样。
  「你这个做爸爸的仔细看吧,是漂亮的粉红色。」
  镰田把美幸的腿更分开,为的是让岛村能够看清楚。岛村向那里瞄一眼,但立刻好像难为情的低下头。
  「你也很久没有看过女儿的阴户吧,现在可以仔细的欣赏。」
  岛村疯狂的摇头。
  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镰田抱住哭泣的美幸的大腿,把脸靠在大腿根上,然后用舌尖摩擦敏感的肉芽。
  「噢!~」因为是处女,所以特别敏感的阴核被舔到时,美幸的身体猛然跳动。过去经常一个人的游戏,自然也知道那里是产生快乐的泉源。
  「不能有快感……」咬紧牙关忍受淫邪的感触。
  可是镰田的爱抚非常执着也很巧妙,从下腹部开始培育出甜美的搔痒感,原来夹紧的大腿逐渐用不上力量。
  「这位小姐流出浪水了,在爸爸的面前产生快感。」
  镰田用手指拨开阴唇,夸大的做出感动的样子。
  「既然这样想要,就给你吧!」
  镰田的身体进入双腿间,用龟头探索潮湿地带。
  「哎呀!」
  美幸尖叫一声,屁股向下缩。
  「镰田先生,求求你,想要的东西我全部答应,只有这件事情就请你放过她吧。」
  岛村也不顾自己的体面,在地上磕头。
  「办不到。」
  「你不是人,我要杀了你!」
  岛村想甩开三岛向镰田冲去。
  剎那间,三岛伸出腿把岛村绊倒,再度用弹簧刀压在脖子上,几乎要把皮割破。
  「你闭上嘴看吧!」
  三岛说着。
  「爸爸,救救我……」「你就看自己的女儿如何被破瓜吧!」
  镰田把柳腰用力抱起,用粗大的肉棒在窄小的肉缝尖顶动。
  「啊……痛啊!」
  皱起柳叶般的美丽眉毛,美幸拚命的挪动身体。
  镰田继续进去,用全力刺出一枪。
  「哎呀……」有粗大的东西侵入的冲击,使得美幸翻起白眼。
  「来吧!」
  镰田大叫一声插入,肉膜像橡皮一样伸展后破裂。
  「唔……」全身都像裂开般的疼痛,美幸使后背变成拱型,冲击感直达喉咙,像离开水的金鱼张开嘴,一动也不能动。
  剎那间,房里形成沉静,还是岛村的哭声打破沉闷的气氛︰「杀了我吧!还不如杀了我吧!」
  岛村哭着哀求。
  镰田不顾一切的抽插,健壮的臀部肌肉一收一放,肉棒在花园里蹂躏;刚刚才开通的窄小肉路,虽然陷入惊慌状态,但仍会夹紧镰田的肉棒。对那样强大的力量,镰田内心感到惊讶,但也不停的继续做活塞运动。
  「放心吧,你的女儿确实是处女,真窄小,但很舒服。」
  镰田故意说给岛村听,岛村听的全身颤抖。
  美幸在慌乱状态中无力反抗,任由镰田在她身上凌辱,能动的只有雪白的乳房和肚子,床上的弹簧被压缩的声音有一定的节奏。
  「嘿嘿嘿,你要抵抗一下嘛!」
  镰田带着冷笑抚摸青苹果般的乳房。
  「唔……」美幸微微做出痛苦的表情,理性早已不存在,她是在父亲面前受到姦淫,没有办法保持正常。
  「女人真是奇妙,肉洞里开始滑润了。」
  镰田把美幸的屁股抱起在半空中继续抽插,进出的过程开始顺畅,挤出透明的润滑油向下滑去。
  「岛村先生啊,你的女儿好像开始有性感了。看吧,已经湿淋淋了。」
  镰田用手指捞起淫蜜,送到岛村的面前,然后「嘿嘿」笑几声进入最后的阶段。长达20多公分的肉棒完全连根进入,而且速度愈来愈快,美幸的美丽脸孔扭区成一团,而且不停的发出啜泣声,二个年轻的乳房不停的摇动。
  「噢!噢……」镰田发出吼叫声,用全力猛刺,美幸的肉洞好像呼应似的夹紧。
  「唔……唔……」镰田的后背向上挺,把怨恨和精液一起射在刚开通的肉洞里。
  「哎呀!」
  美幸的下体感到一阵火热,屁股向下挪动,可是猛烈射出的白浊液体,已经达到最深处。
  没有多久,镰田拔出萎缩的肉棒,美幸连闭上大腿的力量也没有,软绵绵的躺在那里,从悲惨的花蕊流出参杂红色血迹的液体。
  「喂,你看……」镰田顺着三岛的眼光看过去,原来是岛村的裤前隆起很高。
  「真受不了你,看到自己的女儿被强姦,你还会勃起肉棒。」
  镰田走过去用手指弹一下岛村的隆起部位,同时也想起一个主意。
  「裕子,你给他吹喇叭,在女儿面前这样射精也是很风流的。」
  「这……我做不到。」
  裕子向后退一步。
  「不要假装圣女,看到刚才的样子,你早就兴奋起来了吧。」
  镰田一面说,一面伸手进入裤袜里。
  「不要……」裕子的拒绝是软弱无力,果然三角裤里的肉洞已经溢出蜜汁。
  「嘿嘿嘿,我说的没有错,这样湿淋淋的还敢说不想吗?」
  镰田把中指深深插入时,火热的黏膜就像迫不及待的缠绕上来。
  「啊……唔……」裕子好像站不稳似的,把上身靠在镰田的身上。
  「这个女人已经变成淫乱的蕩妇……」在这一段时间里,三岛把岛村的双手绑在背后,让他站在墙边,把裕子拉到岛村的身前跪下。在镰田的命令下,从岛村的裤里掏出肉棒,那个东西已经兇猛挺立,从马口渗出透明的液体。
  「求求你们,在女儿的面前不要这样……」岛村的话说不下去了,因为裕子把他的肉棒含在嘴里。
  「唔……」裕子的舌尖在最敏感的地方摩擦。遇到这种绝妙的舌技,岛村无法抗拒,肉棒开始在裕子的嘴里猛烈跳动︰「我……」三岛看镰田,镰田点头。
  三岛上床后,把还在上气不接下气的美幸翻转身体,抱起沾上汗珠的屁股。
  捲曲的阴毛贴在维纳斯的山丘上,充血的阴唇绽放,露出刚开通的阴道。三岛握住自己的肉棒,插入刚才还是处女园地的肉洞里,美幸本能的扭动屁股想躲避,可是三岛用力抱紧,刺入粗大的肉棒。
  「啊……」美幸的后背弯曲,发出悲痛的哼声。
  镰田来到美幸的脸前,抓住头髮把头拉起,把刚恢复勃起的肉棒插入颤抖的嘴唇里。
  「嘿嘿嘿,第一次就变成三明治,这个女人也会永远离不开我们了。」
  镰田和三岛互相看一眼,作出得意的笑容。
  「看吧,岛村那小子向这边看。」
  岛村的眼睛里冒出血丝,以疯狂的视线看着女儿的悲惨姿态。在岛村的下体前,有裕子的白色护士帽前后摇摆。
  镰田抓住美幸的头髮,故意用夸大的动作,让肉棒在嘴里进进出出。
  三岛从背后向前挺时,美幸发出低低的哼声,全身也随着颤抖。
  「美幸小姐啊,我们好好弄给他们看!」
  「裕子和宏美,还有美幸,这些女人都是属于我的,反抗我的人都会变成这样……」镰田陶醉在胜利的快感里,同时把肉棒塞入美幸的可爱小嘴里。
  【完】